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浙商管理研究院 - 浙商发展研究

破产重组,解开去产能“死结”

发布时间:2016-03-01

    新春伊始,当很多企业还在忙于寻找订单时,位于瑞安的浙江百速鞋业已早早地忙开了。辗转四层楼的各大生产车间,各类机械运转声音不绝于耳,一双双鞋经过各道加工后被迅速打包发往国内外。如果不是提前告知,你很难将这家订单已经排至下半年的繁忙企业与破产二字联系在一起。“百速曾因深陷担保链置于生死边缘,是破产重组给了百速一个重生的机会。”百速鞋业负责人柯宗旺说。

  2011年下半年温州率先爆发民间借贷局部金融风波,经营不善、投资失误、资金链担保链风险蔓延等问题的叠加,导致一大批企业面临前所未有的困境。其中不乏像百速、名城、海鹤、庄吉这样的明星企业。为帮助企业走出困境,温州多方探索。其中,以破产审判为突破口的改革实践,不仅令众多濒死企业迎来新生,也为司法服务经济注入了全新的“温州内容”。

  破产重整依法治“僵”

  近几年,伴随着淘汰落后产能、过剩产能任务的不断加重,破产法的运用日益受到重视。“近年来我们一直在破产法框架内探索破产案件审理方式改革。”温州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徐建新介绍,局部金融风波爆发后,大量僵尸企业名存实亡,债权人权益悬而不决、企业剩余资产闲置、尚存优质资产的企业因为无法清偿债务而陷入停产停工等问题,一度成为温州经济秩序稳定的严重阻碍。“‘依法治僵’是去产能的关键一步,加大法治化处置力度,‘护送’那些亏损严重、资不抵债且无力生还的‘僵尸企业’依法退出市场;同时帮助那些尚存优质资产的企业,重整盘活资源,实现重生。”徐建新说。

  “破产对于企业来说,的确是件不光彩的事。但是,也是因为破产重组,庄吉这个品牌才得以保存并有了今天的重生。”谈及庄吉集团的破产,吴邦东感慨万千。

  2013年8月,受累于造船行业投资的庄吉集团进入破产程序,而后“庄吉”服装品牌被成功剥离,并作价1.228亿元,投入与山东如意投资有限公司新成立的温州庄吉服饰有限公司中。吴邦东出任新庄吉服饰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这两年新庄吉的发展证明,保全庄吉服装业的品牌、资产真的很值得。感谢温州市委市政府和法院在关键时刻对我们施以援手。”吴邦东告诉记者,新庄吉成立以来运转十分良好,2014年、2015年两年净利润超6000万元。今年庄吉服饰准备通过O2O模式,大力推广高端订制业务,经营目标也上调至4亿元,比去年增加25%。

  正在着手兴建新厂区的海鹤药业,曾在2012年因大股东涉足民间借贷,并将巨额资金挪作投资炒作,身负12亿元的重债。为了挽救这家创办于清康熙年间的浙江老字号企业, 2012年6月,温州市中院受理海鹤药业司法重整案,仅仅只用了10个月的时间,就帮助海鹤药业、兴瓯药业两个企业实现了合并重整。而后,北京新美福医药有限公司成为它的新当家。“当初接盘,看中的是海鹤品牌和兴瓯成熟的销售网络。现在海鹤药业运转正常,拟投资2亿元的新厂区也已经进入实质性。”海鹤药业新任董事长王仁民说。

  大胆创新“提速”审判

  “这两年最大的一个变化是,人们不再谈‘破’色变了。”温州律师协会会长、破产管理人协会名誉会长周光表示,温州企业界对于“破产”已经有了全新的认知。

  这认知来源于对破产审判好处的了解,也来源于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优化外部环境、简化破产审判程序等方面做出的种种努力。

  破产是件极其复杂的事,牵扯多个部门。在温州中院的全力推动下,温州早在2014年就成立了企业破产处置工作领导小组,起草并出台《企业破产处置工作联席会议纪要》,完善破产协同处置平台。

  破产企业通常无能力支付包括破产管理人报酬在内的一系列必要费用。“现实操作中,让进入破产程序的企业再支付相关必要费用非常难。绝大多数被破产的企业都是名存实亡、无产可破的僵尸企业,有的甚至连企业主都找不到。”温州市中院破产审判庭庭长方飞潮说。为解决钱的问题,温州两级财政创新性地设立了共计高达895万元破产专项资金。

  通过改革内部审判模式,破产审判真正“快”了起来。借助成为全国首批破产案件审理方式改革试点法院之机,温州中院大力推动全市法院全面设立审理破产案件的专门合议庭,建立破产案件集中审理机制。2015年5月,温州中院率全省之先正式挂牌成立温州中院破产审判庭后,至今共有5个基层法院设立专门的破产审判庭。

  一起普通破产案件,平均审限已由原有的400多天压缩至193.2天,派克制衣公司仅用时38天即完成破产清算。

  严打逃废债不放松

  按照法律规定,有限公司只是公司以其全部财产承担有限责任,股东个人财产不受影响。然而,这一本来保护股东个人正当权益的法律条款,却令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动了歪念,希望假借破产逃废、悬空债务。

  在瑞安生活秀集团公司破产清算案件中,该公司法定代表人陈少丰私设账外账,并故意销毁、隐匿大部分会计凭证。银行借款6000余万元也去向不明。后经法院判决,陈少丰构成隐匿会计凭证、会计账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10万元。

  为有效防止假借破产逃废、悬空债务,温州中院以纪要的方式从破产申请审查、管理人清查破产财产、相关人员责任追究等方面对逃废债行为进行了一系列的规制。同时,联合公安、检察机关建立打击破产逃废债的协调机制,依法追究债务人企业的股东、高管等相关责任主体的个人民事、刑事责任,使其逃废债务的目的落空。

  据统计,2015年,温州两级法院共受理涉嫌逃废债的破产关联案件260件,审结242件,涉案标的2.256亿元,追回破产企业资产1.5亿元。

  “新的一年,我们将进一步加快推进破产审判工作,为化解企业‘两链’风险,降低银行不良资产,盘活要素资源、推进经济转型升级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徐建新说。

                                                                来源:浙江日报

地址:杭州市省府路浙江省人民大会堂南二楼 电话:0571-87051449 81050338 邮箱:zjzsjj@126.com 邮编:310007
COPYRIGHT ? 2014 版权所有浙江省浙商经济发展中心 网页设计贝原科技